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国内新闻

哇,我大徐州原来有这么多好东西!

2019-06-11 14:04编辑:admin人气:


蒋九贞:《大风》2019年第二期五篇小说点评之前言

先说几句也许与徐州实力小说联展以及所点评作品无关的话。

徐州这块地方,不仅仅兵家必争,更是人文荟萃,自古而今,底蕴丰厚,它本身创造的文化,周边文化的影响和交融形成的特殊文化意识,还有东西碰撞和南北汇通,它的特殊地理位置和一次次涅槃式的变迁所产生的特殊形态,加上各种走马灯似的帝王将相古贤大德名人雅士不断给这条“海纳百川”般的历史巨流添点“活水”和“色彩”,经过时间的沉淀,其文化特质已绝非一般文化理论所能详尽。千百年来,它创造的奇迹,它给中国文化贡献的份额,都令人感赞到了麻木,都大概率到了司空见惯不以为然。然而,就是这个最让人、特别是徐州人自己不认为有什么的文化,真正深入进去,无限惊诧:哇,我大徐州原来有这么多好东西!

它们大部分都是徐地古人给我们留下来的,近的有清末民初,当代的也有,那是拾徐州历史之牙慧,那是几个所谓文化人薅住当地老黄牛身上的几根毛而企图“发扬光大”,让人看了恶心。岂止是恶心,而是极大玷污了徐州文化,亵渎了徐州古代灿烂的文明。

大道理不说,说几个小道理。

古代的“东西之争”,其“东”也好“西”也好,哪一方离开了徐州?徐州属“华”还是“夏”?是“东夷”还是“中国”?是宋还是楚抑或是秦还是楚?所谓楚风汉韵,何谓楚风?真正的楚风是什么东东?几个“兮”就是楚风了吗?如果是,未免把中国传统文化看得太简单了吧?如果真的那样,中国传统文化就根本不值得研究和继承。

那么,尔后的“南北之争”,徐州也是焦点。徐文化的南下,吴文化的产生,本来也无可争,然无奈,如西学的东进,南方文化在中国几次南北割据和分裂中长足发展,把北方的保守和礼乐打得落花流水,正如西方的学说和文化,对国学的打击“势如破竹”,也许“后来居上”是个什么狗屁规律,徐州好像落伍了。

其实,徐州就是徐州,徐州的文化就是徐州的文化,不论古代还是近代乃至当代,徐州文化在徐州、在全国,一直在各个地方生根、开花、结果。这里不是我展开的地方,大家可以闭上眼睛想一想,就文化而言,哪一块少了徐州元素?远古三大集团之一的徐州地域,那些神一样的人物给中华民族创造的文化,近代徐州走出去的人们给中国大地生产出来的文化果实,东夷集团的先人们在拉美和澳洲以远建立的部落和国度与播撒的种子,不都令所有中国人骄傲吗?徐偃王南撤打造的江浙,孙姓迁居建设的苏杭,更有南北朝时期徐州籍帝王对江南的大兴土木,他们的发展哪一点离开了徐州人的贡献?

就文学而言,也不像有些人说的“徐州不行”。先秦时期的文学,那些出土于徐州及周边的青铜器和编钟编磬铭文,彭祖传说的一些文字记录,新发现的徐人祭祀祷文,《诗经》中关于徐国、徐地、徐人事迹的记录和反证,魏晋时期刘义庆的《世说新语》《宣验记》等,不都是很好的文学吗?至于汉代的刘向父子,那可是世界目录学的鼻祖,他们的文学包括诗词著述等身而传世。刘禹锡也是出生在徐州的人,他是唐代有“诗豪”之称的大诗人、大文学家,还是大哲学家。

再说一个有争议的名著吧,《金瓶梅》是近年来文本研究的热门,它究竟是谁所作,兰陵笑笑生是谁,当然弄清楚很有必要,但是即使弄不清楚,也可以肯定,他与徐州有关。书中大量节庆民俗方言俚语,莫不是徐州地方风情。就说这个“兰陵”,想当初不也属于徐州曾经的楚国或彭城国吗?楚王陵里的出土可以证明。

《金瓶梅》与徐州的关系,更要推张竹坡评《金瓶梅》。张的点评一反常规,他肯定《金瓶梅》“非淫书”,公然说“我的《金瓶梅》上洗淫乱而存孝悌”(《第一奇书非淫书论》),作者不过是“作秽语以泄其愤也”(《竹坡闲话》),更可贵者,《金瓶梅》还是“苦孝”之作,是主人公们的“奇酸”之言,“当名之曰《奇酸志》《苦孝说》”(《苦孝说》),作品的寓意是深刻的,直指当时的生存现状,所有人物皆有其源其因其意(《〈金瓶梅〉寓意说》)。张竹坡是清代徐州人,具体说故居在现在的徐州市铜山区汉王镇,除了《金瓶梅》,他还评点了《东游记》《幽梦影》等名噪一时的书。

古代点评作品,谁点评就是谁的版本,简直就是谁的“版权”,和现在是不同的。在被点评的著述上点评者应该有很高的位置。

那是古代,不说也罢。现在的点评者,甚至评论家,本身似乎“不值钱”,原作者想睬你就睬你,不想睬你你是什么东西?忽然就想起朋友跟我说的一句话:“他们(某县的作家们)是想忽悠你给他们吹吹,他们其实是看不起你的。”作家们只在意原创者,什么批评家,狗屁,算啥玩意儿?朋友学说的话我当然烂在肚子里也不会说的,可是他们给我的打击可想而知。然而,他们知道评论家“纸上一行字,私下十年功”吗?他们知道评论家对他的作品说的某句话可能启发了他救活了他吗?他们知道评论家要费多少时间读他的作品、消耗多少脑细胞为他写评吗?难道他们的时间是时间、评论家的时间就不是时间?评论家是在用生命为他们鼓与呼!他们的作品离不开评论家的“吹”,他们出名和得利离不开评论家的“吹”,他们是靠着评论家的“吹”发达起来的,怎么能“卸磨杀驴”呢?原创固然重要,——这是无可非议的,可是评论者也功不可没。试想,世界上有不被评论和“吹”的大作家吗?从某个方面说,有,肯定有,但是因为没有人评论和“吹”,于是他们自行消亡了,等于没有了。

扯远了。

徐州的作家们,应该鼓起勇气,集中精力,敢打敢拼,敢攀高峰,徐州本来就是文学的沃土。江苏是中国的文学大省,而徐州不能落后。早在上世纪六七八十年代,徐州(包括当时的徐州地区)的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长篇小说可以延伸到九十年代),在全省的地位是靠前的,曾经一度领先各地市。现在我们不能吗?

我的回答是:能!必能!!一定能!!!

下面按照《大风》编辑部的意图,他们把本期几篇实力小说编号,不记名发我,令我予以点评。我深感不安,唯恐有错。在点评中如有不当,请各位作家老师谅解。好在,我并不知道每篇大作出自何方大神,不知者不为罪,作家们也权当我在呼呼的春风里拿扇子又扇了几下,那结果是,可能根本没有扇动风,却阻了风力,就当我什么都没做吧!

(来源:未知)

上一篇:盘点2014年度十大技术创新产品_0

下一篇:没有了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cwbkw.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数字化机遇:微工厂设备技术现状与发展_0

数字化机遇:微工厂设备技术现状与发展_0



返回首页